追蹤
TATSUMAKI★竜巻
關於部落格
主推火影角飛.Fate/Zero,最近在排球坑中。
閃11GO中毒。管理人有點病+自嗨,請多留意(?
  • 623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1

    追蹤人氣

【角飛同人】DEATHLESS (全)

 
 
 
 
 
 
 
角都將手從面前的胸口上抽出,手上血淋淋的心臟還在跳動著,雖然打敗了對方,但角都卻一點也不高興。
 
將最後一個心臟用力捏緊,本來已經沾滿鮮血的手又更加的鮮紅,角都覺得體內那個術正在吞食他的理智,不過理智早在角都被關進牢獄中時,就已經不知到哪去了。
 
「這都是你們自找的…」角都連雙眼都被血色佈滿,早就不知道他到底是活著還是死了。
 
 
 
角都離開了那個他曾經深愛、信任的村子。
 
 
 
 
 
 
事情發生後過了五十幾年,角都在一個叫做的組織裡,因為自己不相信任何人,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找到可以待的地方,最後遇見了的首領培因,因此加入了這個組織。
角都認為這世界上沒有絕對的信任,真要說值得相信的東西,對他來說也只有錢才能讓他完全的信任,因為金錢讓角都看到了現實,也絕對不會背叛他。
 
”:裡每個人都會有一個搭檔,以兩人一組來行動,但是每次跟角都搭檔的夥伴總是待不到一個月就被角都奪走心臟,所以角都大部分出任務時都是單獨行動。
 
「喂,老大!!我也要單獨行動!!蠍那傢伙只會拖我後腿,而且個性上也跟我非常不合,我快受不了了,嗯!!」一頭金髮的迪達拉,滿臉滿嘴抱怨的說著。
 
「這是我要說的台詞…」名為蠍的男人,將全身包裹的非常緊,而且外型上也看不出來他的真實年齡。
 
 
「角都是特例,我正在替他找下一個搭檔。」被迪達拉老大老大叫的人,正是首領
角都在一旁什麼話也沒說,表情上也看不出任何變化,這類的話題應該是持續了相當一段時間。
 
 
「反正也會馬上就被殺掉吧?是不是阿?角都。」早就已經習慣迪達拉的語氣,大家也都是默默的回應著他,組織中也只有蠍會跟他爭論。
 
角都面對迪達拉的提問,依然是沉默的站在一旁,則迪達拉也早就知道角都不會回應他,因為自從角都加入以來,說話次數實在是少到可以。
 
 
「臭小鬼,我先走一步了。」說完,蠍就以非常快的速度消失在眾人眼前。
 
「哼!!」迪達拉用力的哼了聲,也隨著蠍的腳步一起消失了。
 
 
剩下的成員全都是不喜歡說話的類型,所以氣氛馬上就沉下來了,此時零丟了一個東西給角都,是戒指,上面寫著三台。
 
「帶著。」零說。
 
角都看著手中那個戒指,雖然發著銀光,但是已經不知道佔染了多少人的血。
 
「讓絕幫你帶路吧。」語畢,零也一起消失在大家面前。
 
「……」
 
「跟我來吧…」被零吩咐帶路的絕,從地面下浮出,黑白兩色的皮膚讓人看了實在不舒服,雖然角都自己的身體也沒有好看到哪裡去。
 
 
 
隨著絕,到了一個到處是血跡的地方,原本應該是象牙白的美麗建築也是血跡斑斑,角都對血並不恐懼,但是看到如此大量的血跡會讓他想起不願意想起來的往事。
 
「要是沒有找錯人的話…這次這個傢伙應該很不得了…」「你快進去找人阿!!」兩種聲音從絕的口中傳出,在這個到處是血紅色的地方聽起來,又更不舒服了。
 
反正看到人就先殺了再說,這次的傢伙應該也不會強到哪裡去,角都邊這麼想邊走入建築物,然後就看到幾個大字被人用血印在牆壁上。
 
 
『汝必需殺害鄰居!』
 
 
「邪教…嗎?」雖然是疑問句,但卻不是有疑問的語氣,角都綠色的瞳孔環視了一下房間四周,並沒有任何生人的氣息,要再往裡面走嗎…
 
就在這麼想的時候,一股突然出現的殺意隨著一把紅色鐮刀出現在角都眼前,而且還以非常快的速度想要砍向角都,但角都也不是這麼容易就會被砍傷,也很快的避開了紅色鐮刀的攻擊。
 
有人嗎?怎麼我剛才都沒有感覺到查克拉? 角都開始警戒了起來。
 
 
「喂…怎麼躲掉了阿?為什麼要閃開呢??」敵方大叫了出來,這種白癡的程度讓角都感到驚訝,馬上就看到他從另一邊走了出來。
 
他有什麼目的…就這樣走出來是有所準備嗎…?真是奇怪的傢伙。
 
「我要殺了你。」他邊說邊撿起剛剛丟向角都的紅色大鐮刀,然後放在肩膀上,一臉很不滿的怒視著角都。
 
 
…看來他只是單純的白癡而已…,角都這麼想著的時候,哼的笑了一聲。
 
「邪神大人!我這就獻上最神聖的儀式!呀哈哈哈───!!」那個頂著銀髮的笨蛋就這樣邊大叫邊衝向角都,全身上下漏洞百出,角都也很快速的將右手拳頭施了硬化術,面對這樣的敵人,角都壓根也不覺得他是這次要找的搭檔,首領的眼光再奇怪,也不會找像這樣低智商的小鬼頭當我的搭檔吧?
 
 
角都的拳頭貫穿了銀髮男人的腹部,鮮血就這樣噴的四處都是,現在這個笨蛋已經再也沒辦法像剛剛那樣大吼大叫了。
 
角都將手臂抽出,銀髮男人吐了幾口血後隨即倒在地上,角都將右手上的血甩了甩後,跨開腳步想往這個建築物的深處走,首領要他找的搭檔應該在裡面,角都是這麼想的。
 
 
角都正要離開這個房間的時候,身後傳來了男人說話的聲音,讓角都嚇了一跳迅速回過頭。
 
「你這傢伙…!!!?」角都不可置信的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,就是自己剛剛貫穿身體的那個銀髮笨蛋。
 
「很痛的你知道嗎…痛死我了阿!!!!!!!」明明腹部還在流血,但是銀髮男人卻像一開始那樣大吼大叫起來,然後毫無思考的攻向角都。
 
難不成…這傢伙是…!!!!!!? 角都邊閃躲他的攻擊,一邊在心裡打量著這個銀髮笨蛋。
 
 
 
「先住手。」角都伸手抓住了銀髮男人拿著鐮刀的手,毫無章法的攻擊也就暫時停了下來,不過銀髮的男人也沒有乖乖就範,另一隻手就這樣插入了角都的胸口。
 
「去死吧!!!!!!!哈哈哈哈!!!!!!!!」男人愉悅的大吼,也很快的將手從角都的胸口拔出。
 
已經很久沒有感到這種痛楚,角都因為感到疼痛所以抓著男人的那隻手也鬆開來了,銀髮男人舔著手上的血,表情看上去非常開心。
 
 
「儀式要開始了!再見了!面罩男。」男人用血在地上畫出了圓型的圖案,雖然這樣的舉動讓角都感到好奇,不過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先做,角都是個一定會達成目標的男人。
 
 
失去心臟固然痛,也因為角都擁有的那個術,讓角都再次站了起來,這時銀髮的男人用誇張的表情看著好端端站在眼前的角都。
 
 
「你…你…你怎麼沒有…!??」角都沒有死在他面前的事情似乎超出了銀髮男人的思考限度,整個人傻楞楞的看著角都,講話也是結結巴巴。
 
「看樣子就是你了。」角都看著銀髮的男人說著,然後就拿出了零交給他的戒指。
 
 
!!!!!!!」銀髮男人似乎還沒放棄,想要用力的揮動他的鐮刀,但卻被角都的硬化術給擋了下來,鐮刀也就這樣卡在那邊,銀髮男人此時羞紅了臉,看來他還沒有遇過殺不死的敵人阿…
 
「省省力氣吧…我跟你一樣,死不了的。」雖然看不到角都的表情,不過就以眼神來說,角都已經很充分的表示出他的想法了。
 
「你叫什麼。」完全不像是發問的語氣,被問到的銀髮笨蛋聽起來不是很順耳。
 
 
「……飛段。」
 
 
「戴上之後就跟我走吧。」角都將戒指丟向飛段,接住之後的飛段雖然滿是疑惑,不過他對眼前這個同樣不會死的男人非常感興趣。
 
 
不會死…嗎?
 
 
角都看著眼前的銀髮笨蛋,突然覺得今後的日子應該不會太無聊,在絕看到角都跟頂著銀髮的飛段一起走出來後,就這樣默默的沉入地面中了。
 
「喂!我好像忘了問你叫什麼名字了!」飛段大聲的問著走在前面的面罩男。
 
 
「角都。」
 
「還滿人模人樣的名字阿~跟本人實在不太搭阿…哈哈!」飛段大聲的笑著,實在是個吵死人的小鬼。
 
我原本就是這樣容易生氣的男人嗎………算了。
 
 
「…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殺了你,飛段。」這是角都第一次叫他的名字,飛段聽了之後漾起笑容。
 
 
「這還用你說嗎?…角都。」
 
 
 
 
 
 
 -----END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